Rebornix

         当“男女比例三比一,一对情侣一对基”的佳话变成“男女比例三比一,一个腐女看3P”的时候,我知道,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搞基大业了。这帮扭曲的蛋疼的人呢,可绝不是共产主义的产物(但是不是让它有所升华呢?),早在女娲补天之时,男人和男人之间爱情的种子就已种下,但那感染在古代华夏我们称之为“龙阳之癖”,听听也不像是好的货色。

       这里,我想郑重申明的是,爱情是无国界的,爱情是否无性别还有待考究。“柏拉图式的爱情”相比大家都有所耳闻,理解的层面也基本停留在“柏拉图式的爱情更多的是精神的交流”芸芸。但事实上,柏拉图这小子对搞基是由深入的研究滴,想想也是,精神上的爱情既然脱离了肉体,区分性别还有什么意义呢。不得不赞扬柏拉图大湿的治学精神,不仅自己研究,还积极地与他人沟通,谋求思想上碰撞的火花。这不,他的好朋友(不是好丽友)阿里斯托芬(希腊三大喜剧家之一)对搞基的缘由就有一番非常著名而且深刻的论断,被柏拉图记录在《会饮》之中。

       话说,这人最开始时有三种性别,而不是现在的两种。大家一定觉得难以想象,这第三种性别应该是什么形态,除了XO,我们的大脑决计构造不出一个新的体型来适应这个命题,否则我们的价值观将被极大的打破。这也不难理解,我们信奉“所见即所得”,阿里斯托芬这样的创造性思维不是凡人能够拥有的。

       那么先看看人最开始的形体构造。每一种人都是圆的,背和两边圆成圈,呈球形,四只手,四只脚(此形状若无法想象,请自行参考卡帕Kappa);脖子也是圆的,上面顶个头,两个脸,耳朵有四个,生殖器则有一对。以此类推,所有器官都有两份。他们可以像我们一样直立行走,但方向任意,前后均可。不过他们要想跑快时,把脚收好卷成一个球,向前翻滚,就像皮球一样,速度必然是飞快的。

       有了以上的基本知识,想必大家已经能够思索出三种性别的人的基本构造了。这和排列组合是一个道理嘛,从一堆红球和黑球中取出任意两个球,请问有几种情况?这里无非是男、男女和女

       讲一点神话的范畴,这三种性别中,男人是太阳的后裔,女人是大地的后裔,而又男又女的则是月亮的后裔。后者精力最为旺盛。

       然后,事情就坏在了又男又女的人身上,他们精力充沛,跑起来像个球滚的飞快,觉得自己那是相当的牛逼啊,宙斯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希腊乱伦史男主角宙斯当然怒了啊,他们祭祀我称赞我碉堡了,尼玛你们居然挑衅我!二话不说,抄起雷电,把人一分为二。这不,又变成一堆红球和一堆黑球了。这世界上从此就只剩下了男人和女人,也就是我和你。

       人的自然虽然被宙斯分成了两半,但每一半都急切地追寻自己的另一半,找到后紧紧的抱在一起,相互交永不分开,什么也不吃,什么也不做,直到饿死为止。宙斯转念一想,都死光了岂不是就没有人祭祀了,得立马想出折子把问题fix掉。于是下面就到了学术的部分,人开始的生殖器都是向后的,宙斯再次发挥了他绝人的想象力,把人的生殖器都移到了前面,这样,通过男人进入女人,他们就会生育,繁衍下一代;男人抱着男人呢,也能够通过这个方式,平泻自己的情欲,双方都舒服一下,然后各自去做其他重要的事情。所以,很久很久以前,神就在人身上种下了彼此间的情欲,要恢复自己的本源。也就是被分开的两部分重新合二为一,恢复最自然的形态。

       这样子,不难想象我们总是在追寻生命的另一半,有的男人追寻女人,一如女人追寻男人;而有些女人对男人不敢冒,对女人产生了情愫,这就是女同;剩下的,就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美丽的搞基故事谁让神在它们之间种下了情欲呢!甚至,按照阿里斯托芬的说法,搞基的男人才是纯爷们,因为他们最具有男子气概!

       去文学手段,这则故事呢很好的解释了爱情的由来以及精神与肉体对于爱情的作用。显然的,我们因为对生命完整的追求才在茫茫人海之中寻寻觅觅,或者一直静静地等待自己的另一半,呵,多美啊。可这也给我们带来了困扰,尼玛我等的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呢!这是不是应验了那句话:“每一个男人在遇上他心爱的男人之前,都以为自己是爱女人的”,呵呵?

       所以,美女,下次如果谁向你表白时说“亲爱滴,你是我生命的另一半,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请记得告诉他,“谁知道你的另一半是男的还是女的,连我都不清楚!”。

以上故事,参考自柏拉图《会饮》卷“阿里斯托芬的讲辞”,其余纯属YY。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Published

26 October 2011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