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ix

        我们相信,任何一个神话故事都应该有其时代的背景,是时代的一个切面的投影,以语言的形式记载这个时代的价值观、社会风气。当然其中必定夹杂着作者对这个时代、社会现状的看法。
        作者欧里庀德斯出生于贵族家庭,对艺术和哲学有着全面的学习。但他之所以超脱于保守派,是因为他深受智者学派的影响。他对神存在的理论和宗教信仰抱怀疑态度;对妇女地位的低下、对奴隶表达出内心无比的同情。这些都体现在希波吕托斯这则神话故事中。
       品味希波吕托斯人物的话语、态度,揣测其心理,不难发现,故事中无非是两种声音交替出现,前者是对神祗的尊敬,对命运安排的妥协、强调自身应有的地位和行为,从而压抑自己的内心;后者则是对神拥有命运的决策权的质疑,对妇女和奴隶地位低下的不满和无奈,以及试图唤醒人内心深处的念想和欲望。一面是守旧,另一个面则是新潮,二者交替出现,螺旋式的上升,但二者之间的矛盾无从解决,只得成为一场悲剧。
       在作者所处的时代,雅典妇女深受压迫,被禁闭在家中,不得参加公共活动,而男子则可以有外室,在外面胡闹,不受法律和道德的约束。对女人情感的轻视最强烈的体现则是希波吕托斯,在得知费德拉对他的情感后,他向宙斯发出抱怨,把女人批为人们的祸患,是太阳下的假金子。他心目中最幸福的人家里应该供着一个不成材的女人,蠢到没用。而女人自然不该太聪明,否则超过了一个女人应该的范围。费德拉作为一名女性,也抱着“而且我也很了解我是一个女人,是世人所憎恨的东西”这种想法。希波吕托斯和费德拉用他们自身的悲剧,反映出社会的现状,女人地位的低下,以及人们对女人价值实现的普遍认识。
       除此之外,希波吕托斯对阿尔忒弥斯的狂热崇拜,则是人们敬畏神祗的继承,从而成为他们的内心力量。文中虽未着一字,但读者不自觉的会勾起这样的思考,为什么阿尔忒弥斯直到故事最后才出现,而不早早的前来救助自己的狂热崇拜者希波吕托斯?阿弗洛狄特,属于神祗这样一个正义光明的群体,为什么仍会有私心?为何连希波吕托斯也会说出“但愿凡人也能将诅咒加载神灵身上”的不敬话语?当我们发生思索时,不自觉的顺了作者的思路,对宗教信仰和神起了怀疑。在当时,这个思想绝对是超前的,甚至极端。
       而这两种思想,守旧与进步,绝不是通过某两个极端的纯洁单一的人物形象来表达。每个角色都有其两面性,守旧和新潮的思想同时出现,即使是希波吕托斯也不例外。将死的那一刻,他和父亲说“你祈求有这样的嫡出的孩子吧”,让人唏嘘不已。将死之人,其言也善,父亲的怀抱下,他不经意的说出口,却是他千万次在意的事情。
进一步去探究这些角色身上矛盾性的触发点,无不是源自内心的悸动,对欲望的追求。可是这欲望往往不被人们所接受,只得在道德的约束和内心的渴望中挣扎。费德拉的悲剧是爱上了自己的丈夫前妻的儿子,这是乱伦,连她自己都不能允许,觉得羞愧罪恶。可是她又被这爱情折磨的寝食难安。
       作者通过一个新的人物,来挑战道德这样一面大旗,费德拉的乳母。在读者看来,这是一个坏角色,是她怂恿费德拉,是她向希波吕托斯泄密。但她的存在是自然的,她并不是外在,恰恰存在于我们的内心,是我们心底深处真实的欲望。但不幸的是,正视欲望带给自身的却是一场悲剧。孰对孰错,作者并没有给出答案,把问题留给了我们,要直面自己,可又该如何控制这个洪水猛兽?大概一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最后回归到希波吕托斯,他正直、单纯,追求阿尔忒弥斯的贞洁,情感上自给自足;排斥异姓,反感“肮脏”的爱、性、美与肉体。这样一个人物以死亡的命运收尾,是不是预示着“敬神、轻视女性、漠视内心其他情感、追求道德的完美”的传统也终将被打破,殊途同归?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Published

19 October 2011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