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ix

最近不小心回顾起以前写的博客,大学三年换了两三个地方,仔细看看,那时候写的文字还真是蠢啊。但有一点好,就是我全凭着感情在写,还是留下了一些能勾起我回忆的文字。这篇“好久不见”是自觉蛮好的,拉到rebornix做个纪念。至于以前的别的博客,就让它们一边玩蛋儿去吧。

#好久不见#

这句话我一直想对谁说,可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生活或者工作或者玩在一起,或者朋友或者亲人或者师生或者情人,在那次再普通不过的分别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而我忙忙碌碌的某个时刻突然想起你,心里留着那份感动,想坐时光机回到过去的那个时候,去告诉你我想你了,谢谢你在我最青涩的年岁帮助过我。

前些日子老大突然发微博提到了闻老师:我于是想到了初三的物理老师闻老师,他常对同学恶语相加,我有次还被他整哭了。@njukidreborn 是邻班物理课代表,你丫成绩那么好应该没被骂过吧。 但是没有他的严厉督促,我们班和邻班不可能包揽年级均分一二。他的一句话我一直记得:尽力是没有用的,要竭尽全力。

于是我的思绪一下就回去了,回去了那个心比天高,脾气极大,喜欢扯淡,口味独特,勇敢的闯进校十大少女杀手的铜盆。你也可以叫巴斯登,哪个更常用我已经不记得了。初二升初三,在我们不情愿的情况下分了班。在初二的时候我是数学课代表,有EX GF的文章作证。结果不想到了初三,科代表职位不保,让人抢了去,因祸得福拿了另一个职位:物理课代表。虽然教导主任表扬过我是后起之秀,但是我的物理,我从来是不自信的。

而当我遇上这位物理老师,我心里开始发憷。原因很简单,他实在是牛,而我要面子的很,生怕丢了人。这就不得不提一下他的来头。所有人都和我说他是外国语最好的物理老师,而他的神秘之处在于,一年前他还在镇里的学校教化学。他从当老师就开始教化学,一教就是七年。正遇上外国语招物理老师(那时候学校并没有物理老师),他大概觉得自己应该换个好地儿工作吧,跑过来参加考试,硬是把所有来的正规物理老师们秒杀了。考试的时候有位前辈和他说:“小闻啊,把答案给我看看吧”。我依稀记得他和我们讲这个桥段时候的随意。

我就这么忐忑着学了一个月,中规中矩。他上课时喜欢提一些厉害的问题,一般我是不举手,我怕打错,也有很多我答不上来。他们的情况要好很多,尤其是有个姓朱还是什么的超牛,特别有点子。我甚至怀疑闻老师对他的印象要比对我多多了。

我进班的时候大概是第七名,全校七十多。第一次月考手感比较好,考了全班第一。一个更好的消息出现在一个上午,小臻臻从我们教室门口经过告诉我我物理是全校第一。那之后我似乎有些挺起腰板进出办公室了的意思,至少我和他说话我不再有老给他丢人的感觉。

他的脾气呢,我说不准,就像老大说的,他喜欢骂人,很难听。我的成绩不错,他没有骂过我,而他批评别的同学在我看来,每次都像是以开玩笑的口吻,我总是会咧开嘴笑。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和我一样,听出他话中的那种带着讽刺再带一点无奈的自嘲。我不敢说我懂他,我只能理解他的一部分,而他似乎总带着一些忧郁,不是文学青年的那种,我一点都看不透。

他的水平之高,不仅体现在考进外国语的那场考试中。他是一个全才,我人生遇上的第一个。物理化学不消说,一个是他的职业另一个是他的专业。数学和语文功底也是极其深厚的,上课就能听出来。他特爱说两句话,第一句是:“这条题目除了用物理方法解,还可以用方程,甚至方程组。”第二句是:“大家有问题就可以找我,什么课程的都行。”

虽然他爱骂人,但我要为他抱不平,他觉得是对你最负责任的。那时候好多同学会到老师家做作业,美其名曰辅导,其实是老师们变相着提高着收入。闻老师决计不肯,他会拒绝所有的人。但这不意味着他不想帮助你,他说过你可以在任何时间给他打电话问问题。如果是其他学科,他会晚上告诉你答案。如果是物理,他肯定能第一时间解答,因为题目就放在他裤子后面的口袋里。

自此我对他更多了一份崇敬之情,可我依旧不知道他的这份孤傲来自哪里,他的日子看起来过的不是特别好,穿着上也比别的老师要差一点,不带学生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没人会特地把他拿出来表扬赞赏一番,在这个利益为大的社会。有的时候我把他比作诗人,看到他的名字时第一个跳进我闹中的总是闻一多,我不晓得是不是因为他和闻一多一样,有着相似的苦难。

前些天老大告诉我,他确实过的很不好。他的女儿好像是领养的,小姑娘身体不好。而又听说他老婆得病去世了,日子一直过的很艰难。听到这个我的眼泪都要留下来了,我想老大心里也不会好受的。老大自称老是被他骂,甚至被骂哭过。但老大依旧心存感激,因为没有他的那句“尽力是没有用的,要竭尽全力”,老大也许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缺失了那份冲劲(她平时潇洒的很了)。

对于我,他的意义同样重大。这不仅仅是在于他把教成了全校第一,不仅仅是他经常让我帮忙批作业而省的去做无聊的早操,不仅仅是他从来不骂我反而给我很多的建议。考高预班之前,他原本已经对我非常放心,可是我因为原因种种(那是一段我从来都不愿提的过去)语数外全部不及格。虽不是他的任课,但他也是焦急万分,还拉我到办公室,告诉我最近几天他会对我密切观察。

后来的高预班考试,我感觉考的一般,物理的前几天我就不会,关于物理学的历史的。他看到我时最先说的竟然是表达他的歉意,因为他以前没有教过物理疏忽了物理史而造成这样的损失。那一刻我的心都要碎了,从来只有老师批评你考的不好或者表扬你给他长脸了,却从未见一老师为你的失误而负责。

这篇文章实在是很难写,我几乎无法再敲下去,翻开以前随手的文字,我发现这么一段,和楼上的意思有很多重复,但是我似乎觉得当时写的更有感情他从不给任何人做家教,也不要别人到他家里去,虽然那时他生活的条件很一般(甚至感觉有点落魄),但他依旧没有选择这条来钱很快的道路。但这不意味着他不愿意在课后给你辅导。他是一个全才,他说过,你可以问他任何学科的问题,他一定尽他的可能给你解答。而周六周日,你有什么不懂得,你可以打电话给他问他问题,如果是物理作业,他会第一时间告诉你,因为他把试卷都放在屁股后面的口袋里。而如果是别的学科,他可能需要花一段时间,但他一定会给你答复。这就是他的原则。

这就是他的原则,这就是他选择的生活。而他带给我的,是一颗勇敢的心,一份竭尽全力的决心。此时此刻他的神采几乎重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从来没有把一个人的长相记得如此清楚。

不再说了吧,再说要落泪了。真想闻老师啊。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Published

06 January 2013

Category

靖江人在上海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