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ix

2013年比我想象地过去的要快,也比预想的要平淡。其实这一点看我的博客就知道了,博文基本搁下了,不明真相的读者估计还以为我是去搞什么黑科技去了(想太多了吧朋友你哪来的读者,wake up)。下半年博客的访问量基本降到了0,偶尔会有长春的朋友(举起你们的银光棒)、美帝的同学来看看,还有就是僵尸粉们坚持不懈地给我打气加油(鉴于此我从来不删你们的评论,不用谢)。

##一个社区## 要说2012年做过比较有逼格的事情,就是早早地加入了数字尾巴。那时候数字尾巴的宗旨还是分享有品位的生活,我们绝不盈利,我们只为大家提供分享的平台。刚刚当上版主的我天真的以为屌丝总有逆袭的一天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亟不可待地把我各种活跃着的sns账号自我介绍都加上了数字尾巴版主这个title,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记得我上任的时间是凌晨五点,那是一个听毕加索调戏回音哥黑白颠倒的暑假。随后的日子里,我的微博粉丝数指数级上升,一度让我产生了我才是真正的鸟哥的错觉。

与此同时,数字尾巴首页上的文章逐渐开始变味。在一部分(一大部分)版主的眼里,每一部手机都是维纳斯,虽然有缺憾但机非圣贤孰能无过;评测结论永远是follow your heart;无论它是苹果黑莓火腿肠,通通都能美地让人精神升华。好吧这些我可以理解,也许这就是他们说的大爱无疆。当我看到有位朋友握着小米都能感动地热泪盈眶感慨雷总是人民的企业家时,我和你们一样,虎躯一震,吓哭了。

不过谁没犯过错呢,就好比谁都写过有bug的代码。从那一刻起我决定离开数字尾巴,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他们告诉我,你不是品味的创造者,你只是品味的搬运工。我想,即使我离开了,应该还会有别的朋友继续搬砖的吧。

让我小小地失望的是,他们真的没有联系我仿佛我从未存在。于是我很没逼格地偷偷潜回去看了一下,看完我惊呆了,号称“绝不盈利”的那几个朋友们居然成立公司了。当时我很庆幸还好走的早,不然我就违反了我做事的第一原则:不能不要脸。

转眼一年多过去了,数字尾巴越办越红火,即使我不关注它,它也老是出现在我眼前,这就没法眼不见为净了。偶尔也还会和它产生交集,比如前段时间微博上喷它的一个脑残公众账号直到它删除微博。如果说尾巴社区留给我什么正能量,我想是新年的时候和尾巴的一些土豪朋友们抢了几次红包,以及固定每天给我增加两个活粉丝。

##一次旅行## 一场说谈就谈的恋爱看样子是没戏了,但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在这一年里贯彻的相当到位。经常下午一点的时候我还坐在宿舍里写代码,两个小时后我就出现在另一个城市喝下午茶。这么想来,飞到巴黎去喂鸽子这种事也能理解了。

年初的时候陪姑娘回了一趟大连,那是我第一次离开苏北广阔的大草原,打飞机来到千里之外,真真是被冻成狗啊。虽然没看成沙滩比基尼,但是陪姑娘到学校走了一遭,逛了逛野生动物园,也就足够了。工作学习虽然很忙,但还是要和心爱的人到祖国(世界)各地去走走,且不谈开阔眼界培养情操,呼吸呼吸正常的空气,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没有对比,人往往不知道自己的生存环境有多恶劣;没有女票,你往往不知道自己现下的生活是多么的索然无味。

##一份工作## 本来我想写一场大学,毕竟求学生涯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了,总得感慨点什么。转念一想不能太矫情,毕竟求学的最后四年,说不上平淡,但也绝不轰轰烈烈。

快毕业的时候,系里组织学长经验交流,我被告之是票选第一名,大家想听我去讲讲怎么找工作的。其实我心里明白的很,高帅富泡白富美的故事对于他们是不适用的,他们想听我来讲故事,不过是亲眼瞧瞧屌丝是如何逆袭的,最好能学个一两招。不过他们棋差一招,那时候我去魔都接我的白富美去了,没能如他们愿。

上面是历史书上将会记载的故事,真实的情况则是这样的:其实我挺想和他们说说我的想法,尤其是我换了两家公司、实习了大半年之后。刚来到MS的时候,我蛮激动的,尤其是第一天坐在cube里喝着可乐折腾了一天电脑拿了225块的工资,我当时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在度过了实习期间的第一个周末后,我终于放弃了我这个疯狂的念头。就这么点工资就想留我一辈子,哼,至少要250才行!由于实习只有三个月不到,最后一个月还要转正面试,真正用于干活的时间其实少的可怜。可恶的是这个公司居然不要加班,朝十晚六,还有各种零食水果勾引我。

这样的结果就是,两个月里,我和另外两个伙伴除了将web service的latency降低了1s以外,没有任何别的产出。加之公司推崇的dogfooding让我觉得很多事情一点都不酷,让我一度萌生去意。我开始想,一家互联网公司应该会比较好,我到底是该去阿里巴巴还是亚马逊呢。为此我还特地打了电话给左耳朵耗子。

当然,就像每个小朋友小时候都烦恼过长大了到底该去清华还是北大,我的这种纠结也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去阿里巴巴面试只花了一个小时,他们的hr就给了我平生晴天遇到的最大的一个霹雳: 你失败了。是的,就像你看到的那样,一字不差,他说我失败了,而不是我面试没过。当时我感觉我人生观都要崩塌了。

但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时,总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的。回到公司我就参加了转正面试,而且面试完当天就得知我拿到了公司的offer。随后ebay的Ryan问我是否愿意去ebay继续实习,我总算相信,原来老天真的是公平的。

在ebay待了三四个月,我觉得是挺开心的,Ryan是我的Mentor,手把手教我怎么做一个靠谱的Unix SA(可以参考我之前的博客)。团队沟通基本靠吼,代码管理靠Github,开发的话我能随心所欲选择我想要的系统。更重要的是,我认识了一群大我一辈的朋友们。和Ryan相处也很轻松,感觉既是老师,又是朋友。当然这是硬币的正面,硬币的反面才引发了我深深的思考。最开始我觉得MS的各种工具非常old fashion,开源的tool才是好tool。可当我真的能够自己选择用什么技术时,真正的头疼才刚刚开始。开源工具往往不具备好的technical support,质量上也不如一些商业软件那样stable。

甚至当我为Dev们处理各种linux和unix的系统问题时,满口飙脏话的我突然发现,我对linux的那种崇拜和迷信消失了。用户们喷Windows很蠢,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很多问题,windows处理不好它的脸就蓝了。但Linux并没有更好,因为它从来不处理这些问题,它把这些问题都丢给了用户,美其名曰DIY。当我自己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即使我没搞定,我最多脸红,但绝对不会骂自己很蠢的。所以我想有的时候,linux用户脸皮一般都要稍微厚一些。

当我不再迷信开源崇拜linux之后,我之前认识的一切似乎都悄然变化,过去万分推崇的《黑客与画家》此刻更像是一本伪程们的装黑圣典。我冷静下来重新思考我的工作,左耳朵耗子留在我大脑皮层的那些逆耳忠言开始活跃起来了。初入职场的小朋友还是不要想太多,潜心做几年技术比较好。最终我还是拒绝了Ryan给的offer,留在了MS。我想MS作为一家老企业技术积淀一定不错,而且大企业比较professional,更适合新人的成长。

我想,学技术找工作和找媳妇有点像,光漂亮不能干不行。

##一个朋友## 当我写出这个标题时我估计一些朋友已经知道我要写谁了,前几篇博客我刚写过他,我们亲爱的东北银Sneezry。我和他一起玩耍得快有三年了,时常交流交流想法,倒腾倒腾黑科技。一直到前段时间我们合作的第一款产品盈利,我们决定要让我们的组织更严肃一些,于是在上个月我们正式announce成立工作室Donkil,旨在帮助朋友和自己实现各种奇葩的想法。是的,不管你信不信,the world is powered by programmers.

老实说,我的这位朋友和我圈子里的朋友相比,实在是太另类了。我想这可能和他冬天有暖气,我们江浙沪包邮的巨大差异有关。和他沟通的时候我们往往出现误解,但往往能殊途同归。为了找出问题所在,我的确花了一些心思,最终我找到了最重要的原因。

我总是以一个程序员的眼光来看他和要求他。我总是习惯性地像和别的同事沟通那样与他交流idea和问题。这种情况下我们聊着聊着就像双曲线一样越走越远了。最开始我甚至试图将其“洗脑”,未果,寻病终(其实还是略有成效的)。慢慢地我发现与其这样不如试着去适应他的方式,如果没有better way,就随他自由飞翔。团队合作,总是这么奇形怪状的。

由于我们都是tech-driven,有时候分享了一点idea,对方并不是很感冒,这个活儿基本就是自己倒腾了。个人时间有限,往往制约了产出。加之我是个懒惰的人,也就没能保持持续的高产出。不过Donkil已经announce,没有产品出来,实在是脸上丢光的事情。啊,忘了说,我是个要面子的人。

新的一年里,就让我们make some difference吧。

##2014## 2014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做了两个feature,修了两个bug,看了三本书,我想是个不错的开始。新的一年我也对自己提了些新的要求,还请有心的朋友帮忙监督,在这里谢过了。

最后,祝各位乡亲们,新的一年里策码奔腾!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Published

08 February 2014

Category

海上日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