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bornix

暑假结束后,fezhao和兴哥都回学校了,跟毕业导师做点项目。回去了确实可以跟导师做一些偏近于research的活儿,这些是工作后可遇不可求的。但是想到毕业了自己的工作经验也仅限于leetcode刷的一百道算法题,我就心有不甘。正好也是答应了Ryan要去ebay实习,于是十一回家休息了几天后,就一个人又跑回了上海。

入职第一天Ryan不在,team里做tool的Allen找我谈了谈自己的兴趣和打算。所在的team有DBA,Tools和SA三种不同的工作。几乎所有的intern都是冲着developer来的,写代码才是重要的事情。但是我却偏要尝试新的知识,所以当我说我对SA还有点兴趣时,Allen瞪着眼看我像是在说what the (恩,fuck face),其惊讶程度可想而知。那SA到底是个什么东东?

SA全称就是System Admin,系统管理员。当然,你也可以像马姑娘那样,把它想象成Sexually Attractive(去吧,少年们)。业界有本知名的《鸟哥的linux私房菜》,作者vbird是台湾人,写的就是一名Linux SA应该了解的系统知识,如果你以为这是菜谱或者以为鸟哥是我,我也只能说你想怎样。我对linux的认识是从这本书开始,而对SA的理解,则基本上是通过招聘信息来了解其对技能的需求,就好比我们team招SA的广告(发布在网上的,我想拿来一用不违反policy吧):



摸爬滚打三个月后再来看这些要求,觉得自己总算是知道招聘信息在讲什么了,那些名词确实在工作中频繁遇到,不忽悠。我工作的时间算比较短,以前也是白纸一张,所以三个月内我只是做了点比较简单的活儿,在一些senior SA眼里(基友哥基友叔,说的就是你们俩)这些活儿比较dirty,但我着实从中学到不少新鲜的知识和技巧。我的这些感悟,Unix大拿们看了就轻喷,而只关心编码不在乎system本身的coder们,也许会知道,为什么我们在SA眼里看起来就是一群蠢货

##不足挂齿## 就像上面说的那样,我check in时几乎不知道Unix SA要做些什么。Ryan就开始手把手的教我,虽然这些工作后来被我写成wiki或者workflow后看起来极其的简单,但最开始做的时候我得努力把Ryan的一分钟300字记在脑中:



最开始时对很多操作都不理解,经常把ticket关了后Ryan突然问那什么什么做了吗、有check一下吗才意识到谢特又给忘了。后来在workflowy上建了模板,再没出现过问题。

##初学乍练## 做SA和卖电脑差不多,除了把机器卖出去,你还得开展售后服务,没办法,谁让东西是你卖的。Dev/DBA们会希望你帮忙安装并配置好各类环境,在他们看来,这些烦心的事情你都可以而且应该由你来搞定.在接这些活儿时,Ryan会先问我,你用过ABC么?我都是回答没有,但十分钟后,我会告诉他,我已经初步了解他了要fix什么问题?虽然是intern,但是也不是什么都得老板喂到嘴里,工作就像吃自助餐,进了门就得靠自己。



那段时间发生几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先是好多同学问我到底什么是SA,他们觉得我只是在装系统。而我被各种安装module、lib的活儿搞的很头疼,我就在想这群蠢货(没错,明年我也要进入这个群体)不自己来配置,我把root密码给他们就得了。

但是Ryan和我说SA说的简单一点,就是处理一切需要root权限的事情,豁然开朗,这也是现在我的看法。而root权限是不能轻易交给user的,否则那会是一场灾难。某用户的rsync出了问题,查了半天才发现是ssh的binary坏了,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即使把server毁在自己手上,也不能毁在user手上。而哪个intern没有搞垮过几台server呢,呵呵

##略知一二## 工作做的还不错的话,总是有回头客的。除了正常的Ryan转交给我的ticket,还会有很多dev以公家/私人的形式向我寻求帮助。诸如ssh登陆不上、rsync失败、create file权限不够等等。也许是遇到多了就见怪不怪,user们却总是很焦躁。说实在的,我还蛮喜欢把问题解决后回复他们“Fixed. Have a check now.”,得到的回馈让人有满足感。

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接这些ticket时,我也不确定这些问题我是不是一定能fix,需要多久。这其实考验的是troubleshooting and performance tuning的能力,你就是救火队长,处理一切user无法解决的和system沾边或不沾边的问题。

最开始我以为senior SA应该是无所不知的,但有时候我问Ryan一些问题,他也是查看log,尝试各种tool,推测问题可能出现的原因。这不是坐在电脑前敲多少命令就有用的,你需要思考。不同domain里的机器无法ping通,是路由还是机器的问题;ssh失败,是server sshd坏了还是说用户的corp passwd没sync。当然,经验也很重要。

##哪天能返璞归真、极轻很轻呢## 就像英雄坛说那样,这一辈子一共有五十个级别。短短三个月过去,我也不过才是略知一二而已。如果不偷懒,我一定会学得更多。在Ryan和famous website的帮助下,我算基本对Unix SA的工作和发展有了sense,入了个门。知道了当一名合格的Unix SA需要什么技能,能从中学到什么,对我将来的发展有些什么帮助:



三个月Unix SA的实习,让我从机器的前面,走到了后头。在M$时申请测试机器,我要做的只是填好apply信息,需要的配置,等个十五分钟,一切都okay了,从没想过这一切怎么发生的,更意识不到后面那些技术的更替。Ryan总是说尽可能地让你看到一个网站是如何架站运维,这样以后start up你就不会不知所措,至少,你知道该找谁。结识一群有技术有梦想的朋友,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是吧Ryan、基友叔基友哥基友弟、伸缩自如地爱?

总是很幸运,能够有人带着我去见识不一样的世界。下半年开始工作时再遇到DNS的错误,我不会再忐忑是不是自己搞错了什么,也不会care自己在他们眼中是否是个蠢货。也许,我该做更大尝试?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Published

16 January 2013

Category

海上日志

Tags